舞吧,我的美麗世界。

音樂振動,在舞池中央,我的體內燃燒,那音感強烈控制我,那曾被冷卻的肢體動作,一瞬間統統歸位。  

我站在我的鞋子上,用唯我姿勢,似狂舞在一個荒漠,或至天堂,或接納所有注視目光,我需要更大空間,我身體盡數展開,似電流感蔓延全身。

我清楚知道,用抽取、吞噬的粉狀在鼻裏口裏擴散至全身以後,心裏的極度抗拒感已被拋開。驚覺整個世界緩慢下來,那些動作、那些對話、那些幾乎聽不見了的強大音樂,我開始感到暈眩,但我盡全力對抗,壓抑不已,我終於放開,我任隨舞動,才笑了。

我快樂了起來。
那一刻我堅信,已燃我心中死去的部分,並且重新灌溉全身。

在擁擠中的空漠,我感到風,我不穩定,但我不管,我知道那是長久忽略和埋沒讓我失去支撐自己的力量,但逐漸我就習慣,我不會和人有任何互動,我閉上眼,我感受我失去的世界。

就一整夜,當體內粉狀脫落,我力盡,沉淪感淹沒了我,那種充滿以後的龐大空虛,但是我記得了,記得自己對音樂和舞動的感受。而這第一次,也不會再有的嘗試了。

我想起漸被遺忘的童年記憶,總是在無人或午睡的炎熱下午開啟音樂,自顧的跳起來,而那時是無法全情的,那空間,那別人眼光,都限制了自己。我以為我已忘記,只是記不起,後來我看電影跳出我天地感動無法自己,還有書籍燕子那對知覺的追求,我完全沉溺在他們的世界,卻忘了參與,用我,和我自己。

我這麼記得了,那些舞步不必記住,根本也無需要粉狀借助,我從汗流喘息無法控制,一直到能感受音樂的每一個細節都與身體連上關系,每一個節奏都可以任由身體任何部分去律動呈現,我真的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樂,而流過汗身心都得以停歇舒暢。
 
我心裏默許,不為任何人,不為任何夢想,甚至也不必訓練或依循化,我只要站在我的位置上,感受那身體和音樂交集融合的,那就是一個美麗新世界。

。圖攝自壽板舞踏祭海報

7 則迴響於《舞吧,我的美麗世界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